心理课程 推荐课程 专业成长 个人成长 系统排列 心理咨询 深圳心理 远程咨询 心理专家 心理论坛 免费咨询
郑立峰 林文采 NLP课程 萨 提 亚 催眠治疗 婚姻情感 心理测试 心理百科 咨询指南 技术分享 心理案例

 

您现在的位置: 中国心理咨询网 >> 家庭心理咨询网 >> 家庭暴力 >> 正文

一个丈夫自述的家庭暴力
2008/5/22 14:27:29 互联网-佚名   我要评论0

  我和妻子是经同事介绍而组成家庭的。婚后没多久,我和妻子便从各自偏执的性格差异中感觉到,我们的草率结合是个错误。在我看来,一个男人在社会上可以是个无足轻重的“小角色”,无权无势也罢,囊中羞涩也罢,可在家里,他理所当然要当“一把手”。因为,他需要“男人的尊严”撑住自己本不强悍的身心。反之,一个男人在外面为养家糊口尚可忍气吞声,回到家里还要看妻子的脸子,那他活着该够多么憋屈!妻子认为在外面混得窝窝囊囊的男人,根本没资格在家里搞“男权专政”。
  
   我和妻子为争夺家庭的“主权”开始了明争暗斗。我说中午吃炸酱面,妻子却买来韭菜包饺子;妻子说,给你妈办六十大寿生日咱们只买两只烤鸭,别的一分钱不花,我偏要买回一卷“柯达”彩卷,还举着照相机在妻子眼前“抖机灵”;妻子让我陪她逛商店,我说一到商场我就心里堵得慌,有那闲工夫我还构思一篇文章呢。妻子说,你成心跟我较劲我让你写不成你还别不信。妻子打开录音机,嗷嗷乱叫的流行歌曲扰得我文思一扫而光。周末夜晚,妻子在床上等我与她共枕成眠一度良宵,我却伏案疾书谎称明天早上晚报编辑“等米下锅”。
  
   我和妻子都指责对方有“心理障碍”,却找不到求治的医生。直至相互一开口,就觉得对方的好话里也包藏着“贼心”。我指着妻子的鼻尖,厉声说:“有我在,你休想事事拔尖!”妻子一叉腰,吼道:“你呀,在社会上连芝麻粒大的官也没混上,倒来天天教训我?一个只能在窝里横的男人!算哪门子的汉子?”我声言:“这家里我得说了算!”妻子亦振振有词:“你说了算?你有钱还是有势?告诉你,我不是个软柿子捏成的人!”我气愤地一拍桌子:“找你这个刁女人算我倒了八辈子霉!”妻子亦跳着脚说:“嫁给你这个只会跟老婆较劲的男人,算我当初瞎了眼!”不知因为什么,也不知从哪一天起,我一听妻子话里带刺的唠叨便邪火上升,直至脑子“嗡”地一下,再也顾不得读书人的斯文,照准妻子的脸便是一个耳刮子。妻子随即反扑过来,抓、捶、挠,直至“出了气”才作罢。妻子的鼻子流出了血,我的胳膊、脸上也挠出了血道道,年幼的儿子惊吓得“哇哇”大哭。妻子敢于对我还手,更激起我的冷酷,打她的狠劲儿一次比一次沉重。一次,我和妻子为提前几天点燃土暖气又吵得不可开交。我烦躁地指着妻子额头:“我看你敢把火炉浇灭?我打扁了你!”妻子当真一转身直奔厨房,抄起火勾子一下就把炉篦子勾了下来。我冷笑着,不由分说,一把揪住妻子的头发,劈面就是几个嘴巴!深夜,只有我和妻子在院门外打斗着。邻居们不再劝解,他们对我和妻子的“战争”已习以为常。
  
   我和妻子那原本可怜巴巴的感情,在相互敌视的打斗中,只剩下一层皮,那就是我们的儿子。我们谁也没有把谁“改造”成使自己满意的人。我们活得很疲惫,很茫然。

   妻子的眼窝肿得越发青紫,她对视着我的眼睛,目光冷冷的,不时发出一两声冷笑,这使我感到恐惧。我想,妻子报复我的时间一准在今晚我睡熟之后。她会使厨房那把剁排骨用的大号刀吗?还是用放在塑料果盘里的折叠弹簧刀?看来,今夜我得睁着眼睛睡觉了。
  
   妻子逼视着我的目光依旧冷得吓人,但说出口的话却异常平静:“离婚吧。请把你的结婚证找出来。”
  
   我硬撑着精神,从容地回答:“我可以成全你,明天就去办离婚手续。”
  
   我在书房里上上下下翻找着不知夹在哪个牛皮纸口袋里的结婚证,耳朵却听见妻子在儿子的房间里,一边哭一边对儿子说:“我不能这辈子总让你爸打,妈妈只能和爸爸离婚了。妈妈失业了,没有固定收入,你只好跟着爸爸……”
  
   “妈!”儿子也哭着说:“妈,我不同意您和我爸离婚!”
  
   我再也忍不住眼里打转的泪水,抹了一把脸,心又硬起来。红色缎面包封的结婚证已翻找出来,打开看时,13年前我和妻子年轻的面容上浮现着灿烂的笑意。而今,照片依旧,那灿烂的笑靥却令人心碎。心一横,牙一咬,我把结婚证递到妻子手里。妻子抬起泪眼,凝视着我。我发现,妻子的嘴巴咧出一抹令我胆寒的惨笑。妻子低下头,用颤抖的手抚摸着那张合影照片。
  
   “我们的缘分到头了……”妻子的眼泪滴落在照片上。
  
   我心头滑过一缕绝望的失落。很快,我又异常愤怒:“你以为我们真的有缘分吗?13年了,我太压抑了!压抑!你懂吗?”
  
   妻子捂着肿涨的眼窝说:“我让你压抑了13年?!这,我从来没想过,哪个女人不爱唠叨?我只想让你改掉不适合我们共同生活的一些毛病,也可以说使你更完善……”
  
   “够了!”我一拍茶几:“我厌恶你说‘完善’这两个字!你有什么资格‘完善’我?这十几年,我几乎包揽了全部的家务,买菜、做饭、带孩子、洗衣洗被……可你总是对我横挑鼻子竖挑眼,无端地指责我!”
  
   妻子激动地站了起来,她说:“不管我有多大的错,你也不能抬手就打呀?你读过许多书,又会写文章,可你却那么粗野!算了,我们分手吧!”

   那天,我在办公室赶写一篇专访,回家时,已近凌晨3点。妻子没有睡,仍坐在沙发上若有所思。事已至此,我也不想再对妻子说些什么。我只感到身心从未有过的疲惫。我坐在沙发的另一头,困倦地闭上眼睛。我的心情异常苦涩。
  
   “你是不是从心里特别恨我?”妻子用沙哑的声音打破了这难堪的沉寂。
  
   我睁开眼睛,说:“不,我只恨自己。”
  
   “那你为什么还把结婚证交给我?你这不是在逼我……”妻子淌下眼泪,没有再说下去。
  
   我皱起眉头,不解地问:“不是你明天要去法院立案吗?”
  
   妻子抽泣着说:“你呀,一点也不懂女人的心。你不该把结婚证交给我,不该……”
  
   我惊异地望着妻子闪着泪水、泛着青紫血印的眼睛,心口突突直跳。不知怎么,妻子此刻竟变得温柔可亲。我想起在许多夜晚,妻子曾给我捧来浸泡着西洋参的水杯;曾悄悄地放在我书桌上一包包她亲手砸挑出来的核桃仁。妻子常说,你熬夜写文章费脑子,多吃些核桃健脑。我知道,这些补品是妻子用她失业后帮人打工挣的钱为我买的。妻子说,当初之所以同意嫁给你,我是图你比我有文化,我喜欢文化人。想着妻子往日对我的情义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,身子竟朝妻子身边挪了挪,拉住了妻子的手。妻子说:“就凭我是你十几年的媳妇,你真不该那样往死里打我!我是你的妻子啊……”妻子流着泪,呜呜地哭着。
  
   望着妻子眼窝、脸颊那杂乱的青紫,我的心涨满了悔恨。我也哭了。我拉着妻子的手向我的脸上打着。妻子用力从我的手中挣脱出来,说:“别这样,为了这个家,我们俩都活得不容易。你想过没有,你当着儿子一次次打我,你让我的脸往哪儿放?这又会给儿子带来什么影响?如果儿子长大以后也像你一犯起浑来就不计后果地和别人打架,万一惹出什么大祸,我们一生都将不安宁。为了儿子,以后我再有不对的时候,你也不能打我了。求你了……”
  
   我哭得满脸是泪,心底揪着似地疼痛。
  
   妻子擦去我脸上的泪,说:“我说话直脾气,你别跟我一般见识。你比我大5岁,是我的哥哥,以后就求你让着些我这个妹妹吧!有时,我心里烦,不冲你发泄又让我对谁发泄?你是我最亲近的人,应该哄着我才像个哥哥、丈夫。我知道,我总惹你生气,我有许多地方也对不住你……”

   我和妻子又言归于好了,但我心里至今仍是沉甸甸的。我的行为已构成家庭暴力,这将使我一生都愧对妻子。



文章编辑:心理情报员